歡迎進入管道檢測及清淤專業服務-上海居海管道疏通服務有限公司官網!
掃一掃<br>關注我們

管道檢測,泵站清淤,河道清淤,氣囊封堵,潛水封堵,化糞池清理,上海管道清淤,上海管道清洗,上海管道疏通,管道CCTV檢測,管道光固化修復,管道非開挖修復 客服熱線:

13681673301 13167066103

新聞資訊
行業新聞
玩轉人工智能 高校怎么“頂天”又“立地”
玩轉人工智能 高校怎么“頂天”又“立地” 載入中...

第二看臺   在人工智能的生態鏈中,高校扮演著特殊角色。教育部科技司司長雷朝滋說,它處于科技第一生產力、人才第一資源、創新第一動力的結合點。在教育部發布的《高等學校人工智能創新行動計劃》中,高校被認為擔負著為我國人工智能發展提供科技和人才支撐的任務。   發展人工智能,高校既要“頂天”,也就是做基礎前沿研究;也要“立地”,和企業密切合作。   那么這方面做得如何?近日,科技日報記者來到浙江高校,看他們如何“玩轉”人工智能。   在無人區啃“硬骨頭”   “高校的定位和企業不一樣,我們要探索無人區。”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以下簡稱計算機學院)副教授張寅道出了兩者的關系,“小數據學習、可解釋人工智能、無監督性學習……這些硬骨頭,都得高校來啃”。   該校計算機學院教授潘綱,啃的就是“腦機接口”這塊硬骨頭。   在浙江大學周亦卿樓實驗室,記者看到,一只大鼠身手靈活地繞過障礙物,沿著紙板和塑料板上的箭頭指示路線前進。它的腦袋上插著電極,身上背著“電子背包”。更確切地說,這只大鼠,已升級為了“大鼠機器人”。   當生物智能和機器智能混合在一起,會發生什么?   浙江大學吳朝暉、鄭筱祥教授率領的科研團隊圍繞腦機融合問題研究了十余年。大鼠機器人基于“虛擬”觸覺實現運動行為的精確控制。通過電刺激大鼠的感覺皮層,可以實現對大鼠機器人轉向行為的控制,并可通過改變電刺激參數控制大鼠機器人轉向角度。   潘綱展望了這樣的應用場景:大鼠可以憑借靈活的走位,幫人類進行管道檢測;如果發生人質劫持事件,大鼠機器人可以靜悄悄進入現場,為人類做小小偵查兵。   在浙江工業大學,同樣有團隊在研究人腦和機器腦的結合。   浙江工業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以下簡稱計算機學院)副教授程時偉希望通過腦機交互技術,在人的神經系統與外部環境之間建立一種新型的交流與控制通道,為神經功能修復提供一種新的解決方法。   現在,如果戴上一頂特殊的能夠捕捉腦電波的“浴帽”,全身心地想象自己的左手在動,就能控制一臺實驗室里不遠處的小機器人抬起左手。   至于腦機接口技術真正大規模應用,兩位老師都認為,還需要時間。   潘綱坦言,他們做的是慢活兒。“企業不愿意做的、沒法馬上應用的事情,就該學校去做。”他說。   和企業跳起“貼面舞”   但有的時候,高校又要和企業走得近一些,再近一些。畢竟,人工智能需要應用。   宋明黎常和其他阿里巴巴員工一樣,掛著橙色工牌,背著雙肩包走在園區里。阿里員工之間常互稱“同學”,但對宋明黎,人們會叫一聲“老師”。因為,他確實是浙江大學計算機學院教授。   2017年,浙江大學和阿里成立了前沿技術聯合研究中心;去年8月,中心聯合招募的第一名博士后進站。   阿里巴巴技術戰略部高級技術發展專家李貝對科技日報記者表示,聯合研究中心要為真正的難題找到答案,共筑未來技術體系,吸引海內外高精尖人才。浙大和阿里之間成立了6個聯合實驗室,進行著20多個科研項目。一方面,中心發得了論文,申請得了國家項目,另一方面,研究成果也能落地業務,產生實際的商業價值。   合作,難免也有磕磕絆絆。用李貝的話說,他們也是“摸著石頭過河”,想找出“讓學校滿意也讓公司滿意”的合作機制。在校企合作知識產權問題上,他們“糾結”半年,終于找到了最為合適的模式——學校和公司一起申請專利,申請后知識產權先歸浙江大學,學校可利用其進行項目申請、論文發表;四年后,產權再轉回企業。   “我們的合作非但沒有影響到科研,還有效促進了科研。”宋明黎說,以前做橫向課題,教授要花大量精力在產品開發等周邊工作上;但和阿里合作后,學校實驗室只需專攻算法,其他問題由工程師團隊解決。   浙江工業大學也和企業跳起“貼面舞”。   浙江工業大學計算機學院院長王萬良表示,學校進行了深化產教協同育人模式改革,與軟件企業新建了大數據與人工智能人才培養聯合基地,還成立了余杭智能制造技術與裝備研究院。   而且,校園里就有“模擬企業”,學生呆在教學樓里,就能體驗一把企業的真實需求。該校計算機學院研究生張子龍就正嘗試著幫虹軟公司解決企業眾包平臺的人臉識別問題。“來鍛煉一下自己,解決真實問題,這比較有成就感。”他說。

福利宝app官网下载ios_福兴宝app官网下载_草莓秋葵黄瓜8008幸福宝